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六十五章 韦斯巴的担忧

作品: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作者:陈瑞|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5 19:35:10|下载: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TXT下载
  “父亲,热水已经备好了,你先去洗澡,我让奴仆们准备晚餐。”安德莉亚又说道。

  当初,图里伊温泉大浴场的建立可说是改变了戴奥尼亚人的生活习惯,再加上图里伊医院医生的大力推荐,所以戴奥尼亚人开始将泡澡视为一种去除疲劳、消除疾病、有益身心的养生保健方法,尤其是对老人而言,大多数元老们都是身体力行者。

  但位于提诺河畔的温泉大浴场距离图里伊城较远,每天来回实在有些不太方便,因此在自家府邸里建一个好浴室成为了王国重臣和富人们追求的目标。依旧还是深受哈迪斯眷顾的国王戴弗斯提出了有效的方法,并让工匠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试验,成功制造出了类似温泉大浴场那样的新型家庭浴室,再次成为王国民众争相效仿的对象。

  这种浴室利用冷热对流的原理,不但可以迅速加热整池的水,而且烧水时产生的热空气还能被有效利用来烘热浴室地面,既方便又舒适,很快就在王国内推广开来。

  自从这种浴室在家里建造之后,韦斯巴就喜欢上了,并且将泡澡作为了他每一天晚上睡觉前必做的一项生活习惯。

  听了儿媳妇的话,韦斯巴点点头,看了看主楼旁侧的浴室,正要抬脚往那个方向走,突然感到少了点什么,于是问道:“吕克瑞斯放学回家了吗”?

  “今天放学有些早,不过他跟尤妮丝、阿波克斯一块儿去玩了,克莉斯托娅王妃要留他吃晚餐,所以他要晚些时候才回来。”

  “这孩子从小就跟王室的关系很好啊!看来等将来他长大了,我们也不用为他多操心!……”韦斯巴欣慰的感叹了一阵,突然扭头说道:“我……想要辞去元老院轮值主席的职务……你觉得怎么样?”

  安德莉亚愣了一下,注视着自己的公公,轻声问道:“父亲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我年纪大了,精力不行了,现在王国事务众多,实在是有点……应付不了了……”韦斯巴长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把憋在心里很久的想法说了出来,他索性继续说道:“以前占据着这个位置,是想着给我们的卢卡尼亚人……给我们家多挣到一些利益。到了后来,卢卡尼亚地区发展得很好,克西马、乌拉扎、利扎鲁…?-他们都成为了元老,而我们家也在王国扎稳了脚跟,巴古勒、亚西斯特斯都一直受着陛下的重用,我早就不留恋这个位置了,可我一直还在这个位置上待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安德莉亚跟韦斯巴相处了十几年,顺着他的脾性往下一想,自然就大致有了答案,她却故作不知的摇摇头。

  “那是为了巴特勒呀!”韦斯巴重重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安德莉亚,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些年巴古勒一直在外任职,在家待的时间太短,现在也该回到图里伊,和我们全家好好的相聚了!可是以他现在在王国的地位,除了元老院轮值主席这个职位,其他的职位都不适合他。但是要当上轮值主席并不那么容易,卢卡尼亚出身的元老只能有一个可以坐上这个职位,我如果早早的不干了,很可能就有别的元老来担任,巴古勒就没有机会了!”

  韦斯巴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想到的是赫蒙,他犹豫着对儿媳说道:“你和克莉斯托娅王妃那么亲近……能不能……能不能让她有机会的时候跟陛下提一提,等我辞退了轮值主席这个职位之后,让巴古勒来担任,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了……”

  安德莉亚听完,感到为难,在韦斯巴的注视下,她委婉的说道:“父亲,据我所知,陛下有严令,不让家里的人干预政事。克莉斯托娅王妃也从不在陛下面前提及这方面的事情……”

  安德莉亚见韦斯巴露出有些失望的脸色变,她忙又说道:“不过我会尽力让王妃帮我这个忙。”

  “这就对嘛,巴特勒回来,你们夫妻俩也能好好的相聚,我还等着再要一个孙子啦。”韦斯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

  当斯巴达军队在中希腊艰苦作战的时候,斯巴达王阿格西劳斯却在后方悠闲度日。

  这一天,他的好友色诺芬前来府邸拜访,受到了他的热情欢迎。

  “色诺芬,你可是有好久没有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嫌我老了、没用了!”阿格西劳斯激动的握着他的手臂,用另一只手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前段时间我一直忙着写关于希腊雇佣军远征波斯的史实,昨天刚写完,就赶紧过来拜访你。”色诺芬解释道。

  “雇佣军远征波斯?!你说的是20年前你们受小居鲁士的雇佣、帮他对抗阿尔塔薛西斯的事吧,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拜读啊?”阿格西劳斯露出笑容,问道。

  “阿格西劳斯王,你在小亚细亚征战多年,对波斯军队了解甚深,我正想请你读一读,帮我指出其中的错漏。”色诺芬认真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由莎草纸裁成的书册。

  “你让我们斯巴达战士教人如何带兵打仗没问题,可让我们告诉你如何书写,那不是笑话吗!”阿格西劳斯调侃着,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接过书册,然后信手翻了几页,渐渐的被书中的文字所吸引,专注的看了起来。

  见到此情形,色诺芬对自己所写的这本书又多了几分信心,他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待。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阿格西劳斯抬起头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向色诺芬,连声赞道:“写得非常好!非常精彩!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真想把它一口气看完。”

  “这么说我可以走了。”色诺芬故作认真的站起身。

  两人大笑。

  “以前你跟我说过小居鲁士,对他比较推崇。但在我看来,至少在军事上他还比较稚嫩,否则也不会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自己冒然跑出战阵送死,将整支大军陷入危险。”阿格西劳斯用手拍了拍桌面上的书册,发表着自己的见地。

  色诺芬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粗略翻看了一下,发现在这本书中,你对戴弗斯的描述可比其他人要多,而且还出现不少有关他的神兆和谶语……”阿格西劳斯摸着书册,缓缓说道。

  色诺芬坦诚的说道:“确实是这样!事实上,雇佣军能够在波斯大军的追击中突围出来,最终回到希腊,戴弗斯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就算是客里索普斯也不如他所做的贡献大,这是回避不了的事实。但对我而言,我更相信戴弗斯确实得到了哈迪斯的眷顾,否则你很难相信一个来自于塞萨利乡村、从未接受过任何教育、也几乎没参加过战争的新兵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在我们雇佣军陷入绝境的时候,他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头脑聪慧、用兵灵活、指挥若定的名将,这应该是神祇对我们雇佣军的庇佑,是我们的幸运!”

  “是啊,曾经是雇佣军的幸运,如今却变成了斯巴达最头痛的大麻烦!”阿格西劳斯叹了口气。

  色诺芬没有说话,他心中突然想起第1次和戴弗斯见面时的情景,那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滔滔不绝的说着雅典和斯巴达政体的弊端,着实让他惊艳,他至今还记得:当他忍不住问“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政体在哪里”时,那个年轻人却笑而不答,难道今天的戴奥尼亚王国就是他给予的答案吗?

  “我最近听到一些消息,十几年前那些从亚得里亚海对面逃亡到伯罗奔尼撒的人正在召集军队,准备渡海去夺回他们曾经失去的领地,据说还得到你们斯巴达的支持,虽然戴奥尼亚正在进行着战争,但我认为对斯巴达而言这不是一个很明智的做法。”色诺芬委婉的提醒道。

  “在长老议事会上,我也提出过异议,他们听不进去……唉,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阿格西劳斯无奈的说着,神情略显低落。

  色诺芬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几个月前,阿格西劳斯为斯弗德利亚斯(泰斯皮亚的斯巴达驻军将领,曾阴谋袭击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但遭遇失败)辩护,使得斯弗德利亚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最终导致愤怒的雅典人同底比斯结盟,向斯巴达宣战,这使得斯巴达盟军在中希腊的战斗开始变得艰难。斯巴达民众后悔了,他们开始怪罪阿格西劳斯,认为正是他的袒护,使得愚蠢的斯弗德利亚斯没有受到惩处,造成了今天这样糟糕的局面。

  虽然斯巴达民众不像其他民主城邦一样对政府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他们的不满还是影响到了长老议事会和监察官们,监察官几次找阿格西劳斯和斯弗德利亚斯谈话,想要调查他们之间是否有贿赂发生,而长老议事会则是作出决定,声称:斯巴达王阿格西劳斯军龄高达40年,和他同时期的公民们都早已经不再上战场,他依旧继续在为斯巴达战斗,这实在是令公民们敬佩,也是公民们的榜样,但是他身体本就不好,现在又日渐衰老,为了他的健康着想,长老议事会决定不再让尊敬的阿格西劳斯再率军作战,到处奔波……

  长老议事会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阿格西劳斯好,但斯巴达政体发展如今,其国王拥有的权力已经所剩不多,作为斯巴达统帅、领兵作战是他们最大的权力,也是他们赢得威望的最大凭仗,阿格西劳斯失去了它,相当于被闲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