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2章 陈冠东的公司

作品:战斗在魔法世界|作者:一脸坏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18:26:14|下载:战斗在魔法世界TXT下载
  作为资本家们,当然是希望给自己干活的人全都是每天拼了命不要命的干活,为此,无论是把人锁死在厂房里还是上厕所必须打报告都不过是基本套路。

  不过,这家公司还是不错的,比起没有私企管理经验的王剑的那个皮包公司,这里的人女性打扮的气质不俗,男性的打扮也都是一副私人败类的嘴脸。

  这家公司的平均颜值不低呢。

  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又没有作准,人家开公司,当然希望找一些帅气漂亮的,难道专门找丑男丑女做小弟?

  当然了,对于龙亦菲来说,寻找所谓目标有些麻烦,这些人虽然颜值高的不少,但真正让她眼前一亮的几乎没有,别说是王剑所说的,颜值压制住了那个安澜的美女,就是和自己的七彩虹伴舞队相比,也是远远不如,嗯,还挺想她们的啊。

  转了一圈后,龙亦菲感觉没什么发现。

  而被请来做表演的唐大刀、姜小卓两人,似乎玩上瘾了,不但把咆哮的声调调高,而且还在那诉说起来两人的血泪史。

  好吧,这两个货是玩嗨了。

  表情做作略显浮夸啊。

  这样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个死家伙,难道不知道,被警方盯住是很麻烦的事情,难道要靠自己的特权帮你遮掩,这你想都别想……最多帮你打官司。

  唐大刀虽然闹得大,但归根到底还是仗着先声夺人,同时大厦保安也按住,其实真打起来,几十个人揍他,他也得掉头就走,今天来得及,这货虽然穿了唐家战靴,却是没有做多余准备。

  不过,还是引来的人。

  “两位,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们说的宋某,这家公司姓宋的就那么几个,那几个要么是女的,要么根本不是外勤人员,所以,是在说我吗。”

  来人西装革履,打扮的一丝不苟,哪怕公司出了很大问题,也振作精神维持公司运转。

  他有些憔悴和不振,但考虑到之前发生的事情,这很正常,不过现在来说,却称得上是唇红齿白,有几分帅气,哪怕是见多帅哥,对帅哥毫不敏感的,也不由得点点头。

  当然了,等到王剑接近的时候,眼神中更是带着柔情蜜意,不过,旋即又变得寒冷:“有进展?”

  “没有,警方做的太彻底,有线索也没了,陈冠东身上肯定有秘密,他的房间里的东西,我尽量拍照下来了,回头一件件的对比,我还就不信了,找不到这个男人和女人。”

  “说不定就是你看错了,赶紧回去跟警方道歉,承认你摆了乌龙,说不定就骂你几句,耽误人家工作的罪名而已。”

  王剑摇摇头,他不喜欢这样。

  “无论如何,一个人,而且是每年都给偏远山区捐钱的人,不该死的这么惨,凶手确实是预谋杀人,这一点很重要,但我怎么想不通,凶手是怎么混进朱雀的呢。”

  “混进去不难,我们朱雀又不是什么高度的特殊部门,严防死守,总可以找机会进来,装作工人,装作运货人员,但是当时的情况,那些……一打开,长了翅膀也别想飞出去,那么多法阵啊。”

  王剑看着照片,躲开警方的封印法术,隔着老远的拍摄下,除了可以记录陈冠东的办公室外,办公室内部还有一个小卧室,方便他休息。

  关于这一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许多富豪喜欢炒作励志人设,什么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啊,但是实际上呢,作为公司老板,从家里去公司,有司机接送,坐在后排,他可以闭目养神,去到办公室,布置完一天工作,他有独立办公室甚至有张小床可以随时躺下小寐片刻,然后半个小时后出来看大家进度,他的睡眠时间是见缝插针的,虽然正式睡眠时间很短,但是非正式休息时间补回来,甚至可以有法阵帮忙恢复体力。

  而一个打工仔,哪怕再努力,也只能拼了命干活后,一身臭汗,快累死了,回到家里补充睡眠。

  更何况在其他方面,也是差距巨大,饮食,你是基因激素增肥的鸡肉,人家是营养黄金搭配的人工饲养只吃天然饲料的高级和牛,你喝普通纯净水,人家和几百块一瓶的纯净水,怎么比。

  而且,陈冠东那,都是很高级的化妆品,这一点,王剑还是了解的,品牌里面,有爽肤水,有润肤露,有刮胡刀,有润滑油,可以说不比传说中的美女化妆间差。

  “但愿警方可以在里面找到女人出现的痕迹,哦,我为什么要说但愿,必然会有!”

  想到安澜作为老板夫人,都千难万难找不到线索,又是一阵气馁。

  那个男人,那个备胎,到底是怎么跑掉的,这是难题啊。

  王剑没有被多余的精神用在这里,他将自己代入了陈冠东的思维模式。

  首先,王剑绝对认可,绝对是女人中的女人的安澜,对枕边人的了解,第二次怀孕后,陈冠东看来忍耐不了寂寞,终于开始把手伸向了……

  他回忆起前世看到的,关于公务员廉洁守法讲座的内容,想到的一些东西。

  雄性动物在新近进化到一个新的职位的时候,总是趋向于试试看,自己的位置可以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东西。

  其中,有很多人,会把手伸向女性下属,以试验自己的权力边界,是否可以予取予夺的让下属不敢反抗,以此满足自己,或者说,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

  这就有趣了。

  那么,时间差不多就是八年前,而这个女人只怕也是让陈冠东食髓知味,就此沉迷,连出身省团,全省美色之冠的安澜都可以舍弃,不,不是舍弃,而根本没有兴趣了啊,按照安澜的说法,为了挽回婚姻,人家这大姐真的拼了,把什么都给了,但就是看不上。

  王剑模模糊糊的觉得,这事儿不正常。

  最大的问题还是那个,得多漂亮,才会让一个男人能忍住,放弃或者说抛弃眼神中自带魅惑,一摇一摆都风骚入骨的安澜?

  哪怕那个女人再是让你入迷,面对自己老婆改换造型,什么护士服还是女警等等,你难道一点贪新鲜的意思都没有吗,这可是一位舞蹈大家自甘堕落满足你啊。

  不得不说,这个陈冠东作为二代,还是蛮有意思的。

  金陵城警方绝对是调集了精兵强将来这里,可以说被翻得天翻地覆,没有留下什么文字和资料,王剑原本预想的,其他方面的东西,事实上没有找到。

  “啊,人呢。”

  总裁室外,传来声音,王剑马上走了出去,说道:“你找谁?”

  “这是基金会传来的一份儿资料,不过董事长不在了,所以我不知道该交给谁,这几天都是直接给这里的……”

  王剑走过去,说道:“你刚刚没有听见动静?”

  “宋总让我到资料室处理一些资料的……”

  “嗯嗯,努力工作可以获得回报。”

  “你是什么人……”

  王剑抬起头,说道:“我啊,我是来查查有什么线索的,至于你这里,把东西给我,你就去休息吧,这是我的警徽。”

  女职员看了看警徽,分不出所以然,似乎有些呆萌啊,而且这凶也是非常的……

  王剑暗暗给她打了个高分,哦不,绝对是一个有着巨大欲望的男人,愿意将这份儿天真变成欲望呐喊的过程亲自创造啊。

  他忽然笑了笑,说道:“你来这家公司多久了。”

  “三个月啊,毕业后就来了,警官,这些我已经和那些警察说了,我就是在处理各种文字,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王剑注意了一下措辞,难道直接说,公司老板有没有骚扰你说要包养你什么的。

  在他看来,这位小姑娘虽然未必是安澜那样的绝色,却是胜在娇憨可人,很有奉为,搭配上童颜和魔鬼的身材,别具一格。

  将这样的天真撕碎,是可以满足很多人龌龊思维的。

  “平时,有没有人跟你说闲话啊,甚至主动拉拉手什么的,说说。”

  “没有啊,大家都很好的。”

  “哦?连普通联谊都没有吗。”

  只要是正常点的公司,都会对办公室恋情极力反对,但是对于人类天性来说,很难防止,最多就是调职之类的法子进行补救。

  “这个有,不过很严格的,公司的男生都各玩各的,很少和女生说话吧。”

  这女职员似乎还保持着做学生的学生思维,哪怕看着脸嫩的王剑,也老老实实的回答。

  王剑眉头皱起,似乎想到了什么。

  “好,这文件我拿着就好。”

  “先生,这是要交给宋总的……”

  “记住我的警号,有什么事找我就是。”

  这是一份儿慈善基金会发来的资金使用情况说明书。

  “你好,接到贵公司急电后,我们整理出了今年到九月为止,捐助西南山区失学儿童,孤寡老人的情况,以及修缮校舍,提供营养餐的资金使用情况,感谢贵公司多年来的支持,希望你们度过这个特殊时期,还能帮助一下我们这里渴望学习的孩子们。”

  王剑皱着眉,对啊,这里面是有着钱的问题的!

  自己之前忽略的东西,那个备胎男,所说的玩腻了就扔的意思,难道是说的安澜,按照传闻,安澜似乎在离婚后私生活还是很丰富的,额,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陈家当然会按照继承法接手公司,但接下来如何管理就是大问题了,对于陈虎来说,这么一家公司甚至无法让他放下提着水壶的手,想象中他雷厉风行的管理公司,比起这里安静祥和,女人和男人都不是很吵闹的样子,真不一样。

  实际上,昨天王剑就已经猜到了,安澜肯定是和公公达成默契和妥协,儿子女儿交给公公,以抚慰其丧子之痛,而安澜获得陈冠东的财产,也算是各取所需,就是九泉之下的陈冠东有些尴尬啊。

  这个结局肯定非常尴尬,而这个基金会,也是足够尴尬,一个今年为止捐出五百万作为慈善捐款的金主换了东家,哪怕安澜作为女性,未必会立刻断了捐款,只怕也会因为忙碌,短期内不会那么热心了吧。

  王剑可以认为是备胎杀人,甚至是陈冠东包养的某个绿茶杀人,甚至安澜,现在在他眼里也有了不少的嫌疑,但是,这家基金会似乎与谋杀案毫无关系吧,这里是金陵城,距离千里之外的西南山区,那些愿意帮助小孩子学习现代化知识的工作人员,似乎真心没什么必要杀人的,也没有作案条件。

  发觉自己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情,王剑却也没有多做迟疑,带出来了。

  账目还算清晰,王剑作为办公室主任,虽然不是主管账目,但很多东西还是做到了心中有数,这家公司还是很有点看点,甚至可以做到,给那些小孩子测试法力,看看是不是有那种极其有天赋的孩子。

  这一点来说,他们算是功德无量,除了如何花钱,还有一些照片,自然是希望拿过来,希望博取同情,使得捐款不要停止。

  就这一点来说,值得。

  王剑拿着资料,这些照片,不断看着,都是一些孩子,甚至有几张,是孩子们做的才艺,其中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甚至可以凝结法力,拍摄下来,显示出一定天赋。

  再有就是几张照片,很特别,却是之前某个时间,陈冠东去那里看望被捐助的孩子的照片!

  照片上,陈冠东笑得很开怀,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旁边也站着一个打扮差不多的男子,两人的脑袋相对,似乎之前就在交谈。

  应该是为了拉近关系,这也算是费心了。

  能传递过来这东西,自然是很麻烦吧。

  不过,为了拉近感情,却也是不容易。

  王剑挠挠头,想起了安澜,想起了自己。

  如果手头资金富裕,他也许可惜做点什么了。

  但是他真心没有啊。

  算了,先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