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个目标

作品:大叛贼|作者:夜深|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4 09:11:13|下载:大叛贼TXT下载
  朱怡成见过的死人不少,无论是被袁奇从押解中救出那刻起,还是后来袁奇起兵造反到现在,这数字有多少已经根本就记不清了,其中战死或者自杀的清朝官员也不在少数,对于曹重的死朱怡成并不意外,只是有些惋惜罢了,可是当顾柏活生生地以这种方式自尽的时候,朱怡成在毛骨悚然的同时还有着深深的无奈。

  作为清朝官员,曹重的死是必然的,除非他能和廖焕之一样惜命,敢于抛弃家人独保其身。清朝的制度对地方官员的约束力极大,尤其是像他这种级别的官员,如果失地投降的话,那么他曹家一大家子甚至包括三族都会受到连累。

  可是曹重的死虽然有些惋惜,但顾柏的死更让朱怡成震撼,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作为一个汉人居然如此孝忠大清王朝?难道仅仅半个世纪的时间就让神州大地的汉人,尤其是读书人忘记了满清给汉族带来的苦难了么?

  怪不得先生曾经说过,当跪的多了,奴才做的久了,这膝盖就直不了了。顾柏的结局是一个悲剧,同时也给朱怡成带来了极大的反思,反清复明,这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其实是贯穿着整个清王朝的那些不愿意跪着做奴才的汉人从骨子里发出的呐喊。

  如果无法打破天下人,尤其是那些已经把清王朝视为正统的读书人心中的幻想,让他们知道真正是谁才是这神州大地的主人的话,反清复明也仅仅只是一句口号罢了。

  但要做到这点,朱怡成也清楚任重而道远,仅仅只占了两府的义军在整个大清朝面前依旧是疥癣之疾而已,除非当他能直接动摇清王朝的统治时,那么这天下人对他的看法或许会彻底改变。

  因为顾柏的自尽使朱怡成冲淡了占领台州的喜悦,几日后,当台州全城稳定下来后,把马功成任命为台州留守,带三千余兵力驻扎,同时由宁波水师在台州城外建立海港基地,以协助马功成防卫台州。之后,朱怡成就带着大军转回宁波去了。

  当大军回到宁波,拿下台州的喜讯早就传到,整个宁波为此欢腾不已。廖焕之、董大山等人带着百官出城十里相迎,就连宁波的一些头面人物也都出现在其中,看到如此场面,倒使朱怡成心中振奋了许多,毕竟宁波他经营了不少时间,可以算是他的大本营,如今台州拿下,义军不仅多了一快地盘,其实力也必然会随之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一些本就投靠朱怡成的人了,就连那些一直存在暧昧,不敢直接站队的乡绅,他们似乎在朱怡成身上看到了其他东西,似乎觉得这宁波弄不好的确有争天下的本钱,说不定这反清复明真的会成。在这种情况下,所展现的态度也和往日有所不同。

  回到宁波当日,朱怡成设宴庆贺,无论是留守台州的马功成还是其他已随他回转宁波的将士,各有论功行赏。热热闹闹了一夜,等第二日起床,朱怡成这才招人前来理事。

  离开宁波前后不到一个月,宁波城的运转正常,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随着冬季的到来,除了军营的修缮和冬衣的准备外,那就是四海商行下南洋的安排了。就在不久前,为海贸准备的物资基本已经齐全,王樊也已做好了随时下南洋的准备,不过由于台州未攻下,所以启航时间推移了下来,现在朱怡成回来了,那么下南洋的船队也可启程。

  “大都督,如今台州已拿下,接下来一步我军如何?”会议中,有人忍不住问道,台州的攻陷使得所有人欣喜若狂,虽然在战前大家都清楚拿下台州应该不成问题,可毕竟这只是在纸面,如今台州已经入手,那么义军不仅获得了两府之地,更有了腾挪空间,何不趁此机会继续扩张?

  “依老夫看来,我军可拿下绍兴以东一带,向南以到永康一地,如此一来,我大军就呈三足之态,进可攻退可守。”廖焕之难得第一个开口,边说边抚须笑道。

  他话音刚落,就有不少人赞同。因为从地理位置来看,如果拿下这片地区那边地盘一下子就大了一倍,而且也使得宁波避免了直接面对杭州方面可能的威胁。虽说义军放着绍兴未动,为的就是维持一个缓冲区,可谁都心里清楚,一旦清廷解决了江南问题,那么这个缓冲区也就不复存在了。

  “江南依旧混乱,我军如果拿下这片地区虽然问题不大,可拿下后又如何治理?再说这兵力也不够呀。”不过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觉得现在江南几乎是个泥潭,打这些地方应该是可以打下的,可占了地盘就要承担起治理的义务,那么多老百姓的吃喝凭着宁波一地,包括现在的台州根本不行,再说了派兵驻扎也不容易,这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些提出倒不如继续以台州向南攻击,拿下温州。这样一来宁波—台州—温州三地连成一线,既能满足于扩张,又能把江南的包袱继续丢给清廷,何乐而不为?

  当即,双方就为这个问题而争执起来,你说你的道理,我讲我的理由,各自谁都不服。

  “大都督,我倒有一个别的想法。”此时,王樊却开口道。

  朱怡成示意他直言,王樊说道:“如今福建水师已基本不存,厦门防守力量薄弱,剩余的水师也就仅仅只能依托港口勉强保持而已……。”

  “王副使难道打算以厦门为目标?呵呵,这未免太好高务远了吧?”不等王樊把话说完,在场就有人不屑一顾地反驳,在他看来一口气跳到厦门这么远简直就是笑话,你怎么不说直接带着水师北上去攻天津呢?拿下天津直接再杀到北京城,冲进紫禁城一刀砍下康麻子的脑袋不更好?这样一来什么中原逐鹿什么全不需要了,直接一锤定音得了。

  还别讲,攻击天津的想法朱怡成还真有,早在组建宁波水师的时候他就琢磨过这一招。要知道天津是北方要地,而且离北京并不算远,如果快马加鞭的话也就是一天的路程。如果能仿效八国联军的方法从天津入手再一口气朝北京攻击,那么给予天下的震动是极大的。

  但这个想法也只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根本就不切实际。打仗可不是在地图上比划,战争的因素错综复杂,先不说宁波水师是不是有拿下天津的力量,就算侥幸偷袭天津成功,那么以北京附近所驻扎的清军兵力而言根本就打不到北京去。

  而且就算能最终到达北京,北京又是何等雄城?那是能轻易拿下的么?想当年后金大军绕开山海关从张家口杀过来又不是没有打到北京城下,可最终也不是退走?除非是朱怡成昏了头了,又或者他想自找死路才会使这么一招,这招一旦使出来,除了能给大清王朝带来点麻烦外对自己没有任何到处,其结果不仅是打天津的宁波水师全军覆没,甚至有可能连老巢宁波都保不住。

  “厦门?我可从来没有说去打厦门啊!”王樊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我只是说厦门的福建水师已无出击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我宁波水师或可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王副使说的恐怕是台湾吧?”董大山脑子转的快,恍然大悟道。

  “董将军高见!”王樊翘起大拇指赞道:“台湾孤悬海外,被清廷拿下只不过区区十数年,这些年来清廷为防止台湾反清势力死灰复燃一直压制严厉,不仅强行摊派,对百姓加税加粮,而且还对台湾民众举动防范之极,而台湾一地百姓也有不少心念前朝的,在如今情况下与其打其他地方不如占了台湾,一旦台湾拿下,整个福建就在我军监控之下,同时更能确保南洋航线的畅通无阻啊!”

  王樊的话顿时让大家沉思起来,作为海商,王樊可以说是在场众人中对台湾最有发言权的,另外他所说的也是事实,无论是廖焕之还是蒋瑾,他们都曾是清廷的官员,当然清楚清廷是如何防范台湾的。

  后世经常有人说康熙是仁君,说清朝是唯一一个永不加赋的朝代,甚至有位知名作者还把这句话写到了小说里去为大清王朝吹嘘。可实际上,清朝的确没有加赋,但别忘记对于清朝来讲还有税和粮,说白了就是个换汤不换药的把戏。

  综观中国历史上的各个朝代,仅仅以税收而言,整个清王朝的税粮是最重的,如果不是因为生产力的提高再加上小冰河时期的过去,另外还有高产粮食的逐步推广使得老百姓还能吃得上饭活得下去的话,以清王朝对老百姓的剥削早就反旗遍地了。

  不能不说王樊的话有道理,当然这里面也有王樊的私心在。拿下台湾对于四海商行的向外扩张有极大的好处,台湾四面临海,有着天然良港,当年郑家凭借台湾能同清廷抗衡几十年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是郑家的后人不争气,那么如今台湾就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实在是可惜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