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5章 文名“鹊起”

作品:庶子至圣|作者:郝赵|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5 19:35:04|下载:庶子至圣TXT下载
  赌博的时间过得很快。

  齐小天都没想到离开赌场的时间已经是过午。

  他直接往魁星楼方向走去。

  脑海中却不时的闪过纳兰芷的身影。

  女孩儿,齐小天见过的也不少。

  北荒对他有意思的姑娘也很多,性格狂放的,内敛的,美丽的,一般的,都有。

  可没有一个如纳兰芷这样让他感觉意外和反差的。

  还有她身边的那个丫鬟小柴啊,那明明是个人畜无害的呆萌啊,竟然会扔石灰,神特么技能?

  信步而行,走的是魁星楼的方向。

  越是靠近魁星楼,就越是发现往那个方向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齐小天看了一下,都是些读书人的样子,言语中谈论的也都是文会的事儿。

  “听说大才子周韵请来了江南的柳三和姜和尚。”

  “何止啊?听说这一次石霖会陪着红楼花魁骆玉珠前来。”

  “花魁啊,也只有石霖这样的才子,才能夺得美人芳心啊!”说话的人摇头感叹,口水都咽了下去。

  “才子佳人么。希夷兄若是在今晚能够写出一首经典诗词,也能俘获美人心的。”另一人笑道。

  “我这水平,还是算了吧。现如今京城能和石霖并称的,也就是大才子苏河东啦。”

  “苏河东那是真有学问,听说还会剑术。可真个是文武双全啦。听说他也会来参加文会。”

  “苏河东也来?莫不是冲着安王齐棣来的?”

  “这几天,安王的口碑呼声,已经在京城圈子里传开。都说安王才华横溢,隐隐的已经有了京城文魁之势。苏河东一向被誉为第一才子,怕是要来和安王对上一番呢。”

  “今晚这热闹可不能错过啊?”

  “那是,先去占个位子。晚了怕是门都挤不进去。”

  “……”

  一路上,如此说话的人不在少数。

  遇到的,有七八成都在说安王,说齐棣。

  齐小天跟着人流,悠哉悠哉的走到了文魁楼的门口。

  “捧的高,摔得狠。京城知道我开口骂娘的人,就那么几个。排除了皇帝老子,卫青等人。能这样造势的,也就是皇后老婊子。”齐小天看着文魁楼的牌匾,嘴角带出一丝冷笑。

  一群迂腐酸臭的文人而已。想要和老子比什么诗词?奶奶的,幸好老子还记得那么一首半首的。

  齐小天腹诽着,迈步走进魁星楼。

  “这位公子,您里边儿请。今儿是大才子们的文会日子,没有请柬的只能坐在一楼。您见谅。”小二点头哈腰,态度良好。

  齐小天点点头,笑道:“找个边角旮旯的地儿,四凉四热的菜品你约摸着上。酒要好酒。”

  说着,把从赌场摸来的碎银子扔在小二手中,说道:“剩下的……找给我。”

  小二以为遇到阔气的少爷,打赏小费。感谢的话已经到了嘴边,硬是被齐小天后面三个字给赌了回去。

  魁星楼一层,此刻虽然已经来了许多人,可还是闲着一些桌椅。

  小二偏偏不让齐小天坐,反而把他引到最角落里面。

  齐小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也不和小二计较。

  角落里很安静,齐小天就坐在角落里,一边品着京城并不烈性的小酒儿,一边尝着色味俱全的小菜。一边听着那些褒贬不一的话。

  襄王府。

  吕产换下了代表身份的华服,换上了一身月白的儒生装束,倒也显得有些文气。

  “周韵都准备妥当了。这几天的造势,安王文名怕是京城人尽皆知。今天,是水落石出看笑话的时候啦!”吕产一脸的惬意。

  跟在他身后的小厮一边帮他整理衣角,一边小声说道:“若是那安王真有学问呢。”

  “怎么会。”吕产不以为意的笑道,“黄总管阅人无数,是不会看错他的。”

  “那是,那是。”小厮连连点头。

  “走,看乐子去。”大冬天的,吕产还顺手拿了折扇,装作文化人。

  祥安宫,宫女正在给吕后轻轻的捶打肩膀。

  吕后轻轻开口,说道:“魁星楼那边,派个人过去,哀家真想亲眼看到宁贱人的孩子被众人唾弃的样子。”

  “娘娘放心,人已经派去了,每一个细节都会尽快穿回宫中。”黄总管眉开眼笑。

  这一次暗中抬高安王的文名,他出力最多。文会之后,想必赏赐也最多。

  抚苍殿。

  齐元泰从如山的奏折之中抬起头来。

  秦园已经把一碗热汤放在他的面前。

  齐元泰轻轻的抿了一口汤,说道:“魁星楼那边,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安王久居北荒,如今被他们造势这么高,若是出丑,怕会下不来台。朕,朕还要用他。他的名声,不能太坏。”

  秦园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让人在魁星楼了,那里的情况,会第一时间连续不断的传回宫中。”

  顿了一下,秦园抱拳说道:“圣人若是非要我去,我现在就出宫。”

  齐元泰摆了摆手,说道:“多少年了,你办事儿朕信得过。在这儿陪陪朕吧!”

  红楼门口,骆玉珠和严蕊携手而出。

  一辆崭新的马车停在红楼门口。

  “石公子怎么还没来呢?”红楼的赵妈妈手里拿着一个大红的丝巾,夸张的扬了扬。

  “石郎,有他自己的安排。”骆玉珠轻声,但却无比坚定的说。

  赵妈妈白了骆玉珠一眼,说道:“玉珠啊,什么诗啊词啊的,都不如真金白银来的实在。诚意伯的公子出的钱可是石公子两倍呢!”

  “妈妈,你要喜欢,你嫁去。”骆玉珠娇嗔一句,直接上车。

  严蕊在边上偷笑,跟着也上了车。

  赵妈妈对着严蕊说道:“你可别和她学的傻了。银子我又不要一分,还不是都给你做体己。没良心的丫头,果真是女儿大了不中留。”

  赵妈妈嘴里叨叨着,眼看马车走了,才骂道:“什么狗屁石大才子,这个时候也不去帮玉珠撑场子……”

  此刻,石霖正站在自己新修葺的屋檐下,一身浆洗的干干净净的淡蓝色长衫,把他的脸衬托的棱角分明。

  在他的手中,正有一封泰王齐槿送过来的一封六百里加急文书。

  石霖看着那封文书,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是安王真有才学,何须我帮。若是他无才学,我又怎帮?”

  犹豫了许久,直到太阳西沉,他才猛然想起,骆玉珠也是要去魁星楼。

  “啪”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石霖立刻迈步朝着魁星楼的方向,急匆匆的走去。

  (感“书友160711142934216”慷慨打赏,无以为报,只能多码字。顺带求推荐,欢迎各位投资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