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七百七十章 完全没证据

作品: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18:21:04|下载:画满田园TXT下载
  当然有人拉住了董川峰的父亲,不能让他动私刑,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玄安浩的语气和态度很肯定:“我没杀人,你们冷静,让官府早日破案。”

  “你这人年纪不大,但是城府很深,杀了人还能这么淡定确实不容易,怪不得小小年纪就能当官。”内阁学士董大人说着话进来了,他的表情十分的凝重,眼里带着深不可测的精光。

  他的官职算是二品,自然是没有六王爷大,所以说完话也接着就给六王爷施了礼。

  别人都对着他施了礼叫了声董大人。

  之后,六王爷对着董大人道:“说话要讲证据,现在官府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大理正玄安浩有罪,董大人说话要注意些。”

  董大人带着愤怒:“我知道玄安浩是六王爷的未来女婿,但是死的可是我的亲侄子,我就这么一个侄子,这就死了,我看见凶手还不能说几句?”

  玄妙儿掷地有声的对着董大人道:“我弟弟没有杀人,这里一定有隐情,还请董大人不要以你自己的心思给别人定罪,如果都可以没有证据的就猜测,那我是不是可以说董川峰拿着匕首来暗杀我弟弟,从墙上掉下来把自己扎死了,我弟弟是为了救他手上沾了血,难道不可以么?”

  董大人冷哼了一声:“你这女子强词夺理,把是非颠倒,这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没有证据,还要死缠烂打么?”

  玄妙儿一点不慌:“我如何强词夺理了?首先,如果两人有争执的话,那到底是谁约的谁来这个地方的,并且为什么是早上?还有这刀是谁的?为什么地方只有我弟弟的脚印,没有董公子的?如果两人发生了争执推搡,至少要有打斗的痕迹,但是这院子里什么都没有,这根本不合常理,还有仵作也该验完尸体了,匕首上的手印的位置模糊,没有一个完整的指纹,这些都是疑问,你有合理的解释么?”

  花继业心里佩服媳妇一点,就是不管什么场合,她真的能沉住气,现在她说的每一点都是关键。

  当然他也没闲着,这时候也看出来不少的问题了:“并且,如果董公子是从门进来的,那门口也应该有他的脚印,如果不是的话,那他从哪进来的?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来?”

  柳大人也过来了:“确实,他们说的这些都是现在案子的疑点,所以现在还要再多取证,一定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让孩子白白死了。”

  董大人有些着急的道:“不管怎么说玄安浩是现在唯一的嫌疑人,那就把他先关进大牢,如果他是冤枉的,到时候再放了他,如果不是冤枉的,那就直接可以偿命了。”

  玄妙儿道:“都知道进了大牢会让人紧张害怕,恐惧之下要是忘了什么重要的证据怎么办?”

  董大人一心要玄安浩进大牢:“如果没有坐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

  这时候萧瑾也进来了:“不用吵了,既然案子还有疑点,那就先不要把人带走,扩大搜索范围,看看可否还有新的发现。”

  玄妙儿见到自己的人来的越来越多,她也更觉得放心了:“九王爷说的对,既然有疑点,那就继续找线索吧。”

  董大人现在更着急了:“找线索和关玄安浩并不冲突,关玄安浩也附和正常办案的流程。”

  萧瑾道:“但是查找证据之时,也没有法律说嫌疑人不可以在现场,所以玄安浩可以留下。”

  “如果玄安浩逃走了,那谁负责?”董大人现在心里最想的就是把玄安浩关起来,这样才能实施下一步。

  “让我的人看着他,人跑了我负责。”这时候六王爷直接出声了,接着又道:“我六王爷的身份如果不够,那就加上九王爷。”

  “还有我。”萧清尘说着话走了进来。

  柳大人也道:“既然几位王爷做担保,那就暂且不关押嫌疑犯,继续取证。”

  玄妙儿和花继业他们跟萧清尘也打了招呼,当然心思都放在了这个案子上。

  这时候萧清尘去了尸体边上,他懂医术,对人体还是有了解的,所以也能更清晰的看见尸体的状态,免得这个仵作如果有问题,那就影响大事了。

  柳大人一直很疑惑,嘴里一直嘟囔着:“这为什么会没有董公子的脚印呢?就算是他跳墙进来的,那也该有脚印的,这人怎么来的?”

  玄妙儿把自己前世关于破案类的信息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忽然发现这个跟密室杀人有点像,那么这个人一定有人用特俗手段把人放进来的。

  她小声的问花继业道:“这人会不会是有人在墙外杀了他之后,从墙外仍进来的?”

  花继业摇摇头:“不可能,这么高的院墙,如果人扔下来那一定会有伤痕的,如果死人扔下来,那会有明显的痕迹。”

  萧瑾也道:“确实不可能,并且人要是扔下来的,很容易是胸口朝下,刀子会插得更深,脸上一定有伤痕,可是这人我看了,没有那么重的伤痕。”

  玄妙儿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又问:“能不能是有人把尸体放进来的,之后用轻功离开的?”

  花继业也否定了这一条:“安浩坐着的亭子与这个地方相对,相聚不过几米,一眼都看得见,这地方这么多花草,如果有人抱着尸体进来,并且要安稳的把人平放下,绝对不能不惊动安浩,并且没有第三个人的脚印。”

  玄妙儿陷入了沉思,因为她怎么都觉得这人是有人杀了放进来的,因为玄安浩不能杀人,那董川峰也不能自杀,只能有第三个人。

  可是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太先进的指纹检测什么的,这个根本实施不了,那怎么能证明有第三个人呢?

  当然不光是她着急,花继业也是急的来回踱步,都觉得是有人陷害,可是这院子里就两个人,尸体不是仍进来的,也不能是有人送进来的,门在里边插着。

  玄妙儿不住的叹气,这是密室杀人,可是破绽在哪呢?

  她还是不甘心又问萧清尘:“清尘,你确定这人是刚死没多久的?不是之前就放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