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零四章 京兆府路

作品:宋疆|作者:青叶7|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5 22:14:17|下载:宋疆TXT下载
  洛阳停留了不过两天,叶青便继续率军西向,前往虞允文所在的京兆府路。

  虞允文守京兆府路、辛弃疾驻济南府,张奎、周宗二人开封、洛阳,加上李横、武判、历仲方、田琳等淮南五路大军,基本上已经能够维持住整个北地无路的边疆。

  当然,若是金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南下,还是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的防守压力,但一旦顶住第一波,基本上北地五路就能够做到从容应战,而不至于像朝廷当年一样落荒而逃。

  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叶青终于是沿着黄河,虽没有经过太多的城池,但沿着黄河西行,也算是把整个所谓的防区巡视了一遍,与黄河分道扬镳,继续向西往京兆府,黄河则是向北沿着金国疆界直入草原。

  洛阳早已经没有了盛唐时期哪怕一丝一毫的影子,即便是宋王朝刚立国,五代时期的战乱也已经成为了历史的缩影,京兆府的长安,也注定了这样的历史发展悲剧,盛世大唐、万国来朝的景象,只有在史书上让人们神往、憧憬。

  唐末战乱,长安就已经随着大唐的衰亡也渐渐湮没进了浩瀚无垠的历史河流中,即便是那所谓的一百零八坊、气势宏伟、巍峨磅礴的大明宫,如今也是找不到丝毫盛世的影子。

  脚下的黄土地依旧如是,只是变的越发的平凡,原本的大明宫,早已经成了当年五代节度使韩健所建的“新长安城”,只是再又经过百年的时间后,一切都已经平凡的像是这片土地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个强大的盛世王朝都城,如同被记载在史书上的海市蜃楼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不过好在,即便是在后世,我们多少还能够找到一些长安城墙的影子,但那也已经是,韩健建造的新长安城墙的影子,与盛世大唐早已经没有关系。

  长城的砖在一段时间内,可以被老百姓拿来垒砌厕所一个道理,如今走在长安的街道上,一些稍微门户高大的一些人家,细细观看那青砖,都能够找到一些当年大明宫城墙砖的影子。

  甚至在脚下的一些石砖路上,也会发现,盛世大唐确实存在过,但只是,一切都被埋进了黄土之地,入了史书之中。

  与虞允文多年不见,虞允文倒是不见老似的,身形依旧是如此高大,走路依然是虎虎生风,而且身上那股子温雅儒将的气势,也是越发的明显。

  或许是如今主京兆府路的关系,如今的虞允文比起当初与叶青初识的样子,要显得意气风发了很多,整个人的精神头,也比那个时候要好了很多,生机勃勃、精神焕发,就如同他治下的京兆府,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

  “比我预计的晚了两三天,路上有事儿耽搁了?”京兆府衙署内,虞允文看着风尘仆仆的叶青,热情的呵呵笑着问道。

  “没有,洛阳多停了一日,赶上下雨耽搁了一两日的时间。”叶青接过茶杯看了看,还不错,虞允文倒是把他珍藏的茶叶拿出来了,没有再小家子气。

  “你来了,我还能拿次茶招呼你不成?”虞允文哪能不知道叶青的这点儿小心思,即便是两人几年未见,但早就熟知了彼此的一些脾气。

  “我是怕我带来的新茶保不住了。”叶青淡淡的说道。

  “如此说来,那下官就多谢大人了。”虞允文微微一愣,随即便毫不客气的理所当然道。

  “我要说没你的份儿,你会不会把我赶出这京兆府啊。”叶青放下茶杯,示意墨小宝把从扬州带来的一些东西,都给虞允文拿过来。

  虞允文嘴上虽然看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心里乐开了花的终于客气几句,但手脚却是一点儿也不慢,在墨小宝刚刚吩咐其他人放下后,虞允文立刻就命人收起来,就像是生怕叶青反悔似的。

  “开封府我没去,在洛阳拿你的一些东西,送给了周宗一些,没办法,我又不需要,所以只好拿你的东西送人了。”叶青自顾自的喝着茶说道。

  虞允文则是看着大包小包的物品,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呵呵道:“没关系,该送就送,你别看你给我这么多从临安过来的好东西,但不等到明天,能留在我手里的也不会剩下多少的。你不知道啊,这些商贾是真黑啊,加上这路途遥远,所以临安那边的好东西,即便是坐船到了这边,也是贵的要命,我都舍不得花钱买,更别提这京兆府的其他官员了。”

  “就算是给你你也不需要不是?”叶青顺手拿起旁边一个茶壶研究着,看那风格样式,带着浓重的夏国风格,而且就算是这衙署内,也是夏国风格样式的陈设,多过中原文化的风格样式。

  虞允文自然明白叶青说的是什么,嘿嘿笑了下,还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就拿你屁股底下这椅子、还有这桌子来说,我中原风格的椅子虽然是好看,但也忒贵了一些,而这呢,一副这样的摆设,不过半幅我们那些摆设的银子,所以若是你,你用哪些?”

  “其实金人的也不错。”叶青喝完了茶,而后看了看钟蚕、墨小宝两人,便示意他们在京兆府好好休息,后日钟蚕即刻启程前往草原。

  安排好了钟蚕、墨小宝等人后,虞允文便带着叶青,二人往衙署的后方走去,而至于其他京兆府的官员,在迎候叶青进入长安后,也早早的被虞允文遣散,开始各忙各的。

  一个满是沙盘的房间内,门外则是虞允文派了人把守着,旁人平日里几乎很难进入这间房间,叶青颇为满意的频频点头,看着眼前巨大的沙盘。

  “不错,熙秦路、庆原路、鄜延路若是能够拿下,基本上我们就可以开始图谋燕云十六州了。”叶青如同狼见了样似的,双眼都有些冒光的盯着那河套三路说道。

  觊觎河套三路已久,虞允文这一年来,一直在暗中谋划着如何能够拿下河套三路,所以如今的沙盘地图上,已然被虞允文全部标注成了大宋的疆域,自然是让叶青看的颇为激动。

  “但想必你也知道,夏人同样也在打河套三路的主意,而且……你还把三路许给了人家,保证我们不会插手他们掠夺金人的地盘。”虞允文笑着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这世上哪有永恒的承诺,何况,即便是我遵守,热辣公济就真的会相信吗?”叶青笑了笑,而后目光开始从河套三路缓缓向西,而那里,就是大名鼎鼎的贺兰山。

  叶青想要收复或者是占据所有的河套地区,黄河以南的所有疆域,那么就必然是要跟夏人刀兵相向,毕竟,夏人决计不会允许兴庆府旁,在少了金人的威胁之后,又多了一个宋人来时刻威胁他们。

  而这也是为何夏人,时刻觊觎着河套三路,希望能够控制河套三路的原因,毕竟,如此一来,他们夏国的纵深跟宽度都有了,再也不用这么憋屈着,仰人鼻息而生存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虞允文搓着双手问道,如今的问题他也感到很棘手,金人必然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所以虞允文深知,若是再次主动攻击金人时,这仗会比以前还要更难上好几倍。

  “以不变应万变,田琳如今在你手下为将,此人虽然有勇有谋,但是也如同脱缰野马一样,一旦有了目标,那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的夜不能寐,所以你暂时要管好他就足矣。至于这河套三路如何拿下,既然当初允诺了热辣公济,那么就由他先来试探金人的虚实好了。”叶青打量着贺兰山说道。

  从沙盘上能够清晰的看到,贺兰山南北走向五百多里地,加上正北面的阴山,以及往东北方向的大兴安岭,于是就组成了一条完整的自然防御线。

  虽然中间有着诸多缺口,也促使着中原王朝建立了各种军事关卡,但若是能够拿下河套三路后,再对于其他地方缓缓图之,那么把鞑靼人拒之山外的理想,对于叶青来说,也并非是不可能实现。

  而这,自然也是叶青此时的终极目标,便是以三座山脉为前沿阵地,把未来的最大威胁鞑靼人,拒之三座山之外,让他们难以挺进中原,同样,还能够使得中原保有一定的肥美草原,来当作这时候战争必不可少的战马补给地。

  随着叶青的手指来画去,虞允文的眼前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样,虽然他时不时的也会对着这沙盘发呆,但像叶青今日这般思路清晰、大胆的想法儿,他还是从来没有过。

  贺兰山山脉所笼罩的河套三路还好说一些,甚至是包括阴山以内的疆域,虞允文都可以认为,随着河套三路的失守,金人从中原继续北撤后,留下的大量疆域,也足以让他们以阴山为界全部吃下。

  但大兴安岭那边,应该如何能够吃得下?毕竟,大兴安岭外便是茫茫的大草原,内则是金人当年“发家致富”的地方,所以若是叶青一旦吃下河套三路,还有图谋中原以及燕云十六州时,难保金人到了那时候不会狗急跳墙,联合起来鞑靼人对抗叶青。

  叶青背手笑了笑,而后看着虞允文道:“战争从来不仅仅是靠军事力量来获取胜利的,战争的利益是靠军事力量而获得的,战争的胜利,向来靠的是手段。所以既然到时候金人能够想到,联合鞑靼人来对抗我们,那么我们如今为何不能未雨绸缪,就现在开始做此打算、谋划,迫使他们没有办法联合呢?”

  虞允文紧皱眉头的看着叶青,思索片刻后,道:“所以你此次前往辽国,名义上是联合起来抗击异族入侵我华夏,当然,这也是其中目的之一,但你必然还会有其他目的,那就是分化他们在将来联合起来的可能性?”

  “用不用我分化可就不好说了,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只是到时候就看大家谁的目光放的长远,谁会愚蠢的只在乎眼前的利益了。一旦抗击花剌子模人胜利一次,基本上这个所谓的联盟就会瞬间被无形瓦解冰消,因为,总会有人自大的认为,花剌子模人不过如此,当然,也会给一些人一个,新的掠夺利益的出路。”叶青说的很简单,但若是想要弄清楚这其中的谁是谁,显然身在事外的虞允文,一时之间还难以分辨清楚。

  “晚上尝尝长安最好的酒楼的饭菜如何?”虞允文有一样好,那就是弄不懂的事情不强求,何况,论起眼光的长远来,他绝对一万个相信叶青的长远眼光,不亚于当世任何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