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32章 平王高烧

作品: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作者:酒小舒|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1 22:11:56|下载: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TXT下载
  皇上向来忌惮皇后娘家的势力,可偏偏皇后和平王不知收敛,频频挑衅皇上的忍耐度!

  平王这次更是作死,居然让大臣联名上折子逼迫皇上立太子,以皇上的气性,怎么可能会忍得下这口气?

  如今只是敲打,只要皇后和平王就此收敛,皇上肯定也不会不管不顾追究下去。

  萧嬷嬷将这想法跟皇后仔细分析了一遍。

  这次皇后听进去了,她若有所思地点头:“嬷嬷你说得对,只要我们这些日子做低伏小,不要再触及皇上的逆鳞,他一定不会赶尽杀绝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承恩侯府的势力并不是皇上想灭掉就能灭掉的!

  萧嬷嬷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皇后再一意孤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

  因为出了这事,皇后就是再心疼平王,她也不敢过去皇上那边为他求情,因此平王在大殿门前从白天跪到天色暗下来,元祐帝还没有让他起来!

  “轰隆”一声!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雷鸣作响,几乎要将天空炸裂了!

  随即“哗啦啦”的大雨倾盆而下,天地间如同挂起了一道雨幕。

  豆大的雨点打在平王头上、身上,一下子就让他变成了落汤鸡。

  现在是盛夏季节,平王在大殿前跪了一天,被晒得快脱去一层皮,现在冰冷的雨点落下来,一开始虽然能很好地缓解热气,可渐渐的,他就打起了哆嗦。

  小顺子在一旁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暴晒一天,现在又被雨淋,就是再好的身子也熬不住!

  可他不敢上去为主子撑伞,之前他就想上去为主子遮阳光,却被侍卫给踢了一脚。

  小顺子急得面红耳赤,额头都冒冷汗了,正好顾公公走出来,他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顾公公,求您为殿下说句好话吧,再这么淋下去,殿下怎么受得了啊?”

  顾公公朝外头看了一眼,天正下着倾盆大雨,雨水如注,平王摇摇晃晃跪在大殿前,头发、衣服都被淋湿了,紧紧贴在身上。

  顾公公对平王没什么好感,只是能坐到这个地位的人,都是个人精,他从来不得罪任何人,因此听到小顺子的话,他淡淡点了点头:“等着吧。”

  小顺子喜出意外,不断地鞠躬感谢:“多谢顾公公,多谢顾公公,殿下知道后,一定会记得顾公公这份恩情!”

  顾公公才不会在意平王会不会记住他这份情,作为皇上身边的第一人,就算小顺子不开口,他也会进去提醒皇上。

  顾公公走进去,给正在批折子的元祐帝重新换了一杯茶,低声道:“皇上,外面雨下得那么大,老奴看到平王殿下浑身都湿透了,只怕再淋下去会不好。”

  元祐帝虽然不喜欢平王这个儿子,但也没想要弄死他,他停住笔,想了一下道:“让他回去吧。”

  “喳!”

  小顺子一直焦急等在门口,看到顾公公很快去而复返,又急忙凑上来:“顾公公,皇上怎么说?”

  顾公公对皇上的方向做了个拱手的姿势:“皇上仁慈,快扶你家殿下回去吧!”

  小顺子高兴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多谢顾公公,小子这就扶殿下回去!”

  小顺子撑着伞,跑过去将平王扶起来坐上软辇,然后急急回乾东五所。

  平王一回去,就开始发起了高烧,小顺子赶忙让人去请太医,一阵忙乱,直忙到半夜,平王的高烧才退去。

  听到平王发了高烧,皇后再次急得坐立难安,只是平王住在乾东五所,宫门下钥后,就是皇后也不方便过去那边。

  “娘娘不要着急,听说太医已经过去了,殿下他不会有事的。”萧嬷嬷重复着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

  萧嬷嬷看着自己伺候了半辈子的主子,心里很是疑惑。

  以前的皇后就算没有宜贵妃的狡猾精明,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经常浑浑噩噩的,一发生什么事情,她就如同受惊的猫儿,要哄好久她才能重新安静下来。

  要知道,当年就算亲手将人杀死,皇后也不曾眨一下眼睛,那股狠劲,就是她见了也要害怕,可现在的皇后,已经变得她都觉得陌生。

  这些日子以来,皇后日渐消瘦,整个人瘦得几乎脱形,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也曾经怀疑是莺常在动的手,可到处都搜查过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太医也没查出来皇后中毒的迹象,她这才作罢。

  除了皇后,这宫里还有一个人在为平王担心。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平王的姘头——辛二娘,永和宫的主子辛昭仪。

  自从上次收到平王的玉佩之后,辛二娘就通过小喜跟平王重新联系上了。

  上次她写了一封信给平王,告诉他她没有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如果他能接受这个孩子,那他们就重新在一起,如果不能,那这辈子就不要再联系了!

  她将信交给小喜后,那好几天都是神思恍惚的,若是一直没有希望倒还好,可一旦给了她一点甜头,她就忍不住开始期待。

  几个皇子里面,她最希望的便是平王能继承这天下,如果真是那样,那他们的孩子,将会是平王的第一个孩子,就算这个孩子将来也不能公开身份,可有了这个孩子,他们之间的情分,是任何人都比拟不了的!

  到那时候,她还怕什么宜贵妃?

  在惴惴不安中,她等来了平王的回复——平王说他不介意!

  他还说,他之前之所以想要弄死这孩子,是因为他如今身份尴尬,不能再出任何的错误,可现在孩子大难不死,那说明这孩子应该来到这世上,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弄死他,他内心也十分难受。

  在听到那番话后,她立即原谅了他,心中剩下那一点点介意也跟着烟消云散。

  没错,平王为了不给其他人抓到他们的把柄,所以他并没有亲自回信,而是让小顺子带话过来,再让小喜传到她面前。

  这让她觉得有一丝丝的遗憾,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就算他写了信过来,她也不敢保留下来,都会当下看完当下烧掉,所以没有信也无所谓。

  从那封信之后,他们一直用这种方式交流,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机会见面,没想到今天却听到平王被皇上罚跪的消息,她再也坐不住了。

  她现在身子越来越显怀,不能随便出去,别说宫门,就是房门她也不敢踏出去,所以知道消息后,她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去。

  翠西看主子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还以为她身子不舒服:“娘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奴婢还是去请个太医过来吧?”

  辛二娘扶着肚子蹙眉道:“我这个样子请什么太医?”

  要是真让太医过来了,一把脉就露馅了!

  翠西也没办法了:“那您要不去床上躺一会?”

  辛二娘往门口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小喜从门外跑进来,她目光一亮,回头对翠西道:“我有点饿了,想吃你亲手做的鸡髓笋。”

  鸡髓笋鲜嫩脆口,是一道难得的珍品,只是这道菜做起来颇费功夫,首先要将鸡腿肉去掉,留下骨头,再将骨头敲碎取出骨髓蒸熟,之后再将蒸熟的骨髓洒在鲜笋中,这才算完成。

  一整套下来,最快也要一个时辰。

  翠西闻言,微微蹙了蹙眉头,不过自从主子怀孕以来,胃口也变得千奇百怪,这也不是她第一天点菜了。

  所以她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点头应好:“好,奴婢这就去准备,娘娘还是躺下来歇息一会,若是有什么事情,就让人去喊奴婢。”

  辛二娘现在只想将翠西打发走,她不耐烦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快去做吧,我现在就想吃!”

  翠西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转身出去,往厨房去了。

  翠西一走,小喜的身影就如同一道鬼魅,快速地蹿进来。

  辛二娘抓住小喜的手,急声问道:“平王他怎么样了?还在跪着吗?”

  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雨,若是还跪着,平王的身子怎么受得了啊?

  辛二娘仅是想一想,就觉得心疼。

  小喜的手被抓得生疼,不过她没有挣扎,而是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神情,摇摇头道:“平王没有跪了。”

  辛二娘闻言,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

  谁知这口气还没有下去,就听到小喜再次开口道:“顺子哥说平王发高烧了!”

  辛二娘“啊”的一声,脸色煞白,一颗心再次被高高提起来:“平王现在怎么样了?叫太医了吗?太医怎么说?”

  小喜手被抓红了,这次她挣扎了:“娘娘,你把奴婢的手抓疼了!”

  辛二娘这次回过神来,立即松开她的手,只是神情依然很着急,催促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平王他怎么样了?”

  “顺子哥说高烧已经退了,平王喝了药已经睡下了。”小喜双眼盯着桌子上的点心。

  辛二娘听到心上人没事,这才再次松了一口气。

  看到小喜的样子,她端起桌子上点心,一整盘塞过去:“都赏你了!”

  小喜开心得不得了,笑得眉眼弯弯的:“谢谢娘娘!”

  辛二娘想了一下:“你一会帮我再带一封信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