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78章 不宣而战

作品:隋唐大猛士|作者:木子蓝色|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5 11:07:14|下载:隋唐大猛士TXT下载
  驼铃声声。

  许秀才爷俩随着商队同伴们,赶着驼队来到顿多城下。他忍不住扭头看了眼队伍里的萧阎王和张士贵他们。萧阎王和他的那五十骑,皆换上了商队的衣服,假充商人。

  “哪来的,往哪去?”

  顿多城中冲出来一队突厥骑兵,拦住了去路。

  李管事上前,叉手行礼,笑着道,“我们是从拔换城来的,准备往碎叶城去。”

  为首突厥人有些怀疑的道,“去碎叶城?从哪边过来的,可有通关文书过所?”

  “有的有的,我们是从大秦长安来的中原商队,本来是想去康居的,在拔换城的时候听说好像往西去的道路最近有些不畅,有马贼出入,听说有商队都遭了劫,全商队都没了,我们便打算改道往北,去碎叶城把这批货出了,然后就回去。”

  说着李管事一般把通关文书递过去,一面还不忘记在下面夹了一枚银钱。

  “西面有马贼吗,不会吧?”那突厥人假装惊讶,却笑着把银钱收下,将文书还回。“按规定,你们只有去康居的文书,去碎叶的没有。得随我先入城,补办一下手续,顺便把过关的税钱交了,要抽查下货物,征关税。”

  “小老知道,规矩都懂,我们照规矩交钱。”

  那突厥人见这人如此识趣,当下很高兴的道,“都随我来吧。”

  许秀才悄声对父亲道,“想不到居然这么轻易啊。”

  “我看啊,这突厥人也有鬼,他们这是想诱我们入城呢。”

  许秀才激动的道,“咱们这也算是各怀鬼胎了,就看谁更厉害了。”

  大家赶着驼队,跟着突厥人后面入城。

  萧劲与张士贵使了个眼色,低声道,“一会在城门处直接动手,先抢下城门,这些突厥人有问题。”

  “嗯,没问题。”

  城头上。

  龟兹王子苏伐布与手下阿史那思力看着这支大商队入城,“好大一支商队啊,这么多骆驼,这么多货物。”

  “真是送上门的肥羊呢。”

  只是他话音未落,城门口,萧劲却已经是一声呼啸,然后率先动手。

  他直接从衣袍下掏出一把弩来,一弩就射翻一个城门守兵,那边张士贵也是迅速从骆驼上取下弓箭来,连珠放箭,箭无虚发。

  萧阎王巡逻骑队的悍卒,还有张士贵手下的护卫,一起发难。

  连许秀才爷俩也是一个刀一个弓,猛的往里冲。

  这突起发难,打了突厥人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本来想着把这些人引入城中,然后就来个关门打狗,到时杀人劫货,谁成想,刚在城门口,这些肥羊反而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城门处的突厥兵死伤惨重,溃不成军。

  “张兄,你守着城门,我带兄弟杀到城头上去,我刚才看到城头上站两人,估计是重人人物。”

  许秀才爷俩随商队的人,驱赶着骆驼往城里冲。

  顿多城其实不过是个周长三四里的小城,简单的几条街,一百多匹骆驼冲进,瞬间就让城里乱了套。

  “奸细,那是秦人的奸细,赶紧关城。”城头上,苏伐布也懵了,整天玩鹰倒让鹰啄了眼,他面红耳赤,大声咆哮。

  远处。

  许和尚已经率领四百余巡逻轻骑,率先杀奔而来。

  铁骑纵横。

  城门处更是砍成一团。

  萧阎王的五十人虽无甲无马,可此时在狭窄的城门处,也是无人能挡。

  顿多小城,本有近千突厥兵,这是苏伐布王子的人马,也是他打算搅浑西域这池水的底子,可谁想,居然秦军直接杀上门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

  苏伐布一刀挡住萧劲的劈砍,一边怒问。

  “你又是谁?”萧阎王问。

  “我是龟兹王子!”

  “原来你就是龟兹王子,哈哈,找的正是你,束手受擒吧!”

  “秦贼,你究竟是谁,为何袭我城池!”

  “那就要问你为何要派人劫我丝路商队了!狗奴!”

  两人战成一团。

  许和尚率轻骑杀到,冲入城中。

  那些雇佣突厥兵哪是秦骑铁甲的对手,如土鸡瓦狗一般崩溃。

  仅有了不到半个时辰,秦军就控制了整个顿多城。

  苏伐布王子也被萧阎王擒下。

  当苏伐布被押到许和尚面前跪下的时候,他怒目仇视。

  “苏伐布,突厥名诃黎布失毕,龟兹前任国王苏伐勃駃的幼子,当今龟兹王苏伐叠的弟弟。”

  “没错,我就是金色家族的神花!”苏伐布吼道,苏伐家族意为金色的家族,他父亲苏伐駃,意为金色的花朵,而他兄长苏伐叠意为金色的神,他的名字意为金色的神花。

  许和尚笑了几声。

  他知道龟兹国崇信佛教,信小乘教派,他许和尚出身少林,以前信的也是大乘,而现在更已经还俗了。

  “大胆苏伐布,竟敢雇佣沙陀人,抢劫丝路,残杀我大秦商人,你可知罪!”

  “呸!你们秦人公然在我龟兹国土上修驿站筑烽堡驻骑兵,公然践踏我龟兹,我杀再多秦人,都是应当的。”

  “哼,真是好大的胆子,记下,龟兹王子苏伐布亲口供认,雇佣沙陀突厥人,拦截丝路,劫杀我大秦商人和货物。”

  小小顿多城中,千余突厥士兵,还有突厥人的家眷等,共俘虏两千余人,另在战斗中斩首三百余。

  “除留下苏伐布带回去问罪,其余人等,尽皆处死。城中财物,全都赏赐给今日参与战斗者。”许和尚下令。

  “指挥使,全杀了?”

  “杀!”

  许和尚也想的明白,想带着这么多人回去,要经过大石城、拔换城等,并不容易,但仅带一个人走,就容易多了。

  “两千多人,就这么全杀了,是不是有些浪费可惜啊。”

  有人不舍。

  拔换城。

  一名突厥斥候向羯猎颠禀报。

  “秦军过了大石城,往天山去,出勃达岭山口,然后突袭了顿多城。他们派人假装商队进入顿多城,然后突袭抢夺城门,仅半个时辰不到就夺下了顿多城,秦人擒拿了苏伐布王子,并屠杀了顿多城中两千余人。”

  羯猎颠一惊。

  “你说什么?那秦人居然突袭了顿多城,生擒苏伐布王子并屠了顿多城?”

  “千真万确!”

  羯猎颠一拳重重砸在桌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来人,立即吹响号令,集结兵马,随我去灭了这些狂妄的秦贼!”

  “将军,请息怒,如果我们发兵,那就是等同向秦宣战啊!三思啊!”

  “还三思个屁啊,秦人已经对我们不宣而战了,他们突袭了我们的城池,擒拿了我们的王子,还屠了我们一座城,这不是宣战是什么,我们还等他们,召集兵马,随我去灭了他们!”

  半天后,羯猎颠召集了一万余人马,气势汹汹的杀出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