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三百七十一 我怎么感觉我们好像中计了?

作品:东汉末年枭雄志|作者:御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5 10:21:57|下载:东汉末年枭雄志TXT下载
  张郃,高览,颜良,朱灵等袁绍降将等待战争望眼欲穿。

  现在战争终于到了,终于有他们立功的机会了,他们兴奋不已,纷纷带着自己的军队做好了战争准备。

  兴平元年六月初,白波军和於扶罗的联军侵入了上党郡,第一个目标就是涅县。

  校尉朱灵奉郭鹏的命令在这里率军两千阻击白波军和於扶罗的联军,朱灵和联军先锋战斗一阵,不敌,火速撤退,把涅县抛弃了。

  联军大喜过望,立刻进占涅县,试图大抢一通,结果才发现涅县已经是一座空城了。

  郭鹏早已下令撤离涅县的民众,破坏道路、桥梁,填充水井,把能带的东西都带走,实行坚决的坚壁清野的政策。

  这一带地形崎岖,道路交通不便,很多地方只有一条道路,还是必经之路,若要前进,就必须要通过这里,别无他法。

  郭鹏就和对付袁绍的时候一样,利用敌人主动进攻的势头和渴望,坚壁清野,拉长敌人的补给线,缩短自己的补给线,使自己获得后勤补给上的优势,减少自己的战争损耗。

  打仗是一门艺术,对于郭鹏来说,则是指挥的艺术和省钱的艺术,怎么指挥,怎么省钱,是他最需要思考的事情。

  总不能打一场仗就把自己打破产了,那太不值得。

  对付这群流寇似的敌人,更要用各种方法拖死他,饿死他,让他着急的发疯,利用并州地广人稀开发不足道路难行的优势,扩大无人区,增强对方的行军难度。

  杨奉和於扶罗一路行军,一路就基本上没遇到什么人烟,击败朱灵抵达涅县之后,本来准备好好的劫掠一番,结果发现涅县根本没有人。

  没有人,没有牲畜,没有粮食,甚至连喝水的井都被填塞住了,他们找了一大圈,除了遇到了不少陷阱之外,居然没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

  杨奉和於扶罗目瞪口呆,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坚壁清野的战术。

  “看来郭子凤已经做好了准备了,这样下去,我们会很被动,杨将军,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於扶罗盘算了一下大家手上的粮食,觉得心里没底,就问向了朝廷的代表杨奉。

  杨奉也不过是个流寇黄巾贼出身,也没什么大智慧,空有一身武力和勇猛,其实算不得什么狠角色。

  “继续南下吧,郭子凤再厉害,难道能把整个上党郡的人都给迁移走?咱们继续往南,一定能碰到人!”

  杨奉如此说道。

  杨奉说的干脆,却叫於扶罗心里打鼓。

  “咱们的粮食没那么多,要是继续往南也碰不到人怎么办?”

  “咱们可是奉的朝廷命令,打赢这一战,我升官发财,你也能回去做单于,富贵从来都是搏来的,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不会想退缩吧?”

  杨奉狐疑地看着於扶罗,於扶罗顿时无话可说。

  的确,打赢这一战,自己才能名正言顺的回去,否则,自己还就真的回不去。

  现在南匈奴的实际掌控者是可以拒绝他的回归的。

  而且就之前接战的效果来看,郭鹏的军队也不是什么精锐的军队,稍微打一打就后撤,对付这种军队,於扶罗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那么只能硬着头皮一路南下了。

  可是别说在涅县没有遇到人,到了襄垣县,他们还是没有遇到人。

  襄垣县守军是高览所部,高览奉命镇守襄垣县,杨奉自以为学习了兵法,玩了一出围三缺一,于是几天之后高览败退,破城而出,逃之夭夭。

  杨奉还很装逼的来了一句穷寇莫追,之后十分兴奋的进占了襄垣县。

  结果傻眼了。

  襄垣县也空了。

  空空如也的城池,低矮破败的房屋,屎尿的臭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出发之前筹集抢来的粮食已经快吃完了,行军走了十几天,一个敌人没遇到,这算打仗?

  杨奉都有点撑不住了,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他们没有多少粮食储备,之前还好,走到襄垣县就已经快撑不住了,几万人的军队找不到什么东西吃,一路走来只能打猎捕鱼采摘果实挖草根嚼树皮来补充缺乏的粮食。

  虽说绿色健康无污染,但是这点东西也真的很难填饱肚子,现在联军是又累又饿。

  无奈之下,杨奉和於扶罗只好下令让军队在襄垣县休息一下,派人四处打猎捕鱼找吃食,好歹吃顿饱饭。

  哨骑四处探查,说方圆二十里之内还是没有发现人烟,可能要到更南边才能遇到敌人。

  杨奉和於扶罗一阵无奈,不过好在今天他们的运气还可以,狩猎的军队碰到了兽群,捕鱼的军队也捕捉到了很多鱼,采摘果实的军队也采摘到了很多果实,勉强能让大军饱餐一顿了。

  不过明天,后天,又该怎么做?

  习惯了以战养战的流寇们缺少后勤补给思维,而且很不在意这种事情,觉得以战养战就是王道,就食于敌,可一旦遇到无法掌控的问题,就怂了。

  “再往南边就是壶关县了,然后就是整个上党人最多的地方,我猜测人都在那边,郭鹏总不至于把整个上党郡的人都带走,那也太不正常。”

  杨奉叹了口气。

  韩暹看了看杨奉。

  “咱们现在已经没什么粮食了,要是壶关县还是没有人,那该怎么办?”

  “不可能,除非郭鹏真的不想要上党郡了,或者想活生生饿死我们!”

  杨奉恶狠狠的说道。

  “如果现在我们回去……会怎么样?”

  胡才很没有底气的问道。

  “当然是饿死,现在我们都没有粮食了,还怎么回去?”

  李乐翻了个白眼。

  一群人陷入了一阵沉寂之中。

  “我怎么感觉我们好像中计了?”

  韩暹忽然之间问了一句:“一路往南走,就像是被人牵着往前带一样。”

  韩暹这句话问出来,一群人眨眨眼睛,彼此对视,好像都察觉出了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不过事已至此,想退也不能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了。

  缺少食物的军队饥一顿饱一顿的向前行进,军中的不满情绪缓缓积累着,当他们还没有抵达壶关县的时候,内讧爆发了。

  某天晚上,胡才所部军队爆发了兵变。

  起因是胡才所部人马缺少粮食,打猎采拾所得不足以分配,很多人饿肚子,却又要被逼着赶路,于是爆发了兵变,到处寻找粮食,让胡才的整个军营都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