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九十九章 职业杀手

作品:江湖枭雄|作者:岐峰|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17:05:51|下载:江湖枭雄TXT下载
  大L市不仅与沿海,而且多山,且多高山,各种连绵不绝的山脉,更是不计其数。

  凌晨一点,杨东跟吴定远被送往拘留所,分别执行为期三到五天的行政拘留,经过短暂体检之后,两人被分到了同一间监室进行收押。

  与此同时,G井子区,大牛山。

  大牛山是一座紧贴海边的山峰,在白日里极目远眺,便可将万里波涛尽收眼底,只是此刻时值深夜,远处一片漆黑,只能隐隐听见海浪喧嚣,大牛山这一带,尽是起伏横亘的山脉,周遭大大小小的山峰加在一起,共有一十二座,而且此地三面环海,遍布自然泊位和出海口。

  大牛山半山腰的一处天然洞穴内,赖宝芸和她十三岁的女儿被捆住手脚,堵住嘴巴,背对着绑在了一起,除此之外,洞穴中还点燃着一堆篝火,用来抵御严寒,之前在赖宝芸家楼下袭杀大旺的两名男子,正坐在篝火旁边,用白酒擦拭着手脚,以防止在这种阴冷潮湿的环境下生出冻疮。

  “咕咚!”

  之前的副驾驶青年用白酒搓完手脚之后,一仰头,将瓶子里剩下的一点白酒灌进了肚子里,随后砸吧了一下嘴,斜眼看着洞穴最里端的赖宝芸母子,向带队青年问道:“龙哥,现在人抓住了,接下来咋整啊?”

  “咱们最近要办的事不少,不能总带着大的小的一起走,这样太麻烦,也容易暴露。”被称作龙哥的男子略一沉吟,随即低声开口道:明天你带着小的走,在附近渔村租个偏僻的房子,先跟小的住下,我把大的带在身边,这样一来,她看不见小的,还能老实一点。”

  “就你自己,接下来的事可以吗?”副驾驶青年关切的问了一句,此人叫做霍恩阳,算是龙哥的副手。

  “没事,放心吧。”龙哥微微点头:“我先去跟上边通个电话,如果接下来的事我办不了,需要你的时候,会找人把你替回来的。”

  “妥了。”

  话音落,叫做龙哥的青年从地上起身,迈步走出洞穴后,在凛冽的寒风中,完全凭借记忆拨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喂?”很快,电话那端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我是张晓龙。”龙哥一语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当初我朋友把你介绍给我的时候,对我说过,在云N地区,你是口碑最好的大匪,也是这个行业里,崛起最快的一个人,他没吹牛逼吧?”电话对面的人笑着问道。

  “事办妥了,赖宝芸母女,都在我手里。”张晓龙并未寒暄,直接提起了正事。

  “你的动作挺快啊。”对方听见这话,也就没再多问:“你的身份没暴露吧?”

  “没有,不过古保民那边的人,被我处理了一个。”张晓龙直言回应。

  “无妨,一些小鱼小虾,死了就死了。”电话对面的人语气平淡的将事情一语带过,随即话锋一转:“接下来,你什么计划?”

  “我已经跟手下说完了,明天一早,让他带着小的先走,这样一来,大的才能听我的话。”张晓龙掏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在冷风中轻轻咀嚼,轻声回应。

  “好,等你那边把大的稳住,给我打电话,咱们继续走下一步。”

  “下一步找谁啊。”张晓龙轻声问道。

  “既然枪在你手里,崩谁自然是你说的算,只要结果能达到,你怎么顺心怎么来。”电话对面的人微微一笑,给出了一个比较宽松的尺度:“接下来,两个目标,岳子文有一个儿子叫岳涛,在沈Y那边上大学,正在读研究生,还有柴华南的女儿柴雨琪,大学刚毕业,目前人就在大L,这两个人的详细资料,我会尽快发给你。”

  “现在我手里攥着赖宝芸,已经能够牵动岳子文和古保民了,可是柴华南那边,单凭她女儿一个人,这个局做出来,未免有些太假了吧。”张晓龙话音落,停顿了十数秒钟,微微摇头:“我需要你在柴华南那边,也找一个能起到赖宝芸这种作用的人,否则我这边没办法把事情继续下去。”

  “要不然,我在柴华南的亲戚上给你找个人?”对方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行,如果我在抓了岳子文儿子的情况下,再用柴华南家人继续做局的话,这件事就太水了,明眼人都能看出端倪。”张晓龙打断了对方的话:“这些人都是人精,你想直接撺掇岳子文和柴华南斗起来,很难,所以咱们必须得从一些小事着手,一步一步的把事态扩大。”

  “哎,你要是这么说,我手里好像还真有个合适的人选,你稍等一下。”对方话音落,听筒内很快传来了一阵翻动纸张的声音,随后响起了一个男声:“有了!三合公司的法人叫做杨东,是个新近窜起来的江湖混子,他最近跟柴华南的关系挺不一般的,而且跟古保民有血仇,据说杭毅龙和郝瑞新的死,都跟这个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呵呵,你看,这样一来,事情不就有意思了吗。”张晓龙听完对方的回答,嘴角逐渐泛起了一抹笑容。

  “杨东的资料,等我汇总之后,会跟岳涛和柴雨琪的资料一起发给你。”

  “好,那就先这样。”张晓龙点了点头,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出来之后包裹好,重新装回了兜里:“抓紧把钱打我卡里。”

  “放心。”

  “嘟…嘟……”

  张晓龙挂断电话之后,反身走回山洞内,在一个大旅行包中翻出了一个睡袋,看着篝火旁的霍恩阳:“我眯一会,晚上你盯着吧,明天租完房子,你再找地方补觉。”

  “妥!”

  霍恩阳应了一声,在身边的旅行包中抽出了一把崭新的雷明顿霰.弹枪,将枪口对准洞口方向,警戒了起来。

  张晓龙和霍恩阳二人,都是拿钱办事的职业杀,在道上也算是名声在外的悍匪,如果单从外表来看,两个人就是那种特别寻常的普通人,不像影视作品当中的杀手那样喜欢装酷,长得也不帅,就是这样两个普普通通,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而就是这两个普通到走在街上都没人过多注意的青年,却是让全国各地无数江湖大哥和警方感到极其扎手,而且身背数起大案要案命案在身的狠茬子。

  ……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五点多钟。

  拘留所内。

  “哈……”

  监室内的大通铺上,吴定远打了个呵欠之后,慵懒的翻了个身,把手搭在了旁边那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跟想象中不符的触感之后,吴定远猛地把手往下一移。

  “扑棱!”

  杨东在睡梦中被吴定远摸了一把,猛地起身,从通铺上坐了起来:“远哥,这一大早上的,你抽什么风呢?!”

  “我艹!”吴定远听见身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也随即从铺上坐了起来,看着坐在旁边的杨东,随即一愣:“哎,你怎么在这呢?”

  “那你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是哪呢?”杨东看着吴定远,一点的无奈:“你喝断片了?”

  “不是,我咋还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呢?我记着我昨天晚上去的是洗浴中心啊?我不是正推背呢吗?”吴定远一脸懵逼的看着杨东:“咱俩一块被抓进来的?”

  “我都已经坐在这了,难道结果还不够明显吗?”杨东一看吴定远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喝失忆了。

  “我因为啥被抓的?”吴定远瞪着眼珠子问道。

  “嫖.娼。”

  “你呢?”

  “未遂。”杨东苦逼的吐出了俩字。

  “唉……”

  吴定远听完这话,也有些犯愁的盘腿坐在了通铺上:“时间长了不喝酒,确实不能多喝。”

  ……

  与此同时。

  柳效忠在小丁就医的诊所迷瞪了一会,起床之后,打了一台出租车,返回了赖宝芸居住的小区,径直向牧马人走去,伸手敲了敲车窗,但车内无人应答,接着一伸手,发现车门也没锁。

  “咣当!”

  柳效忠拽开车门,借着车内的灯光,看见大旺伏在车内的扶手箱上,无语的伸手推了他一把:“哎,我让你盯着人,你怎么还睡着了呢!”

  “咕咚!”

  大旺被柳效忠这么一推,已经僵硬的尸体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翻过了身,并且脸部的肌肉,还产生了瞬间的痉挛,轻微的抽动了两下,因为尸僵的缘故,他的头发也根根挺立着,此刻距离大旺身死,已经过去了八小时,凝结的血液已经让大旺的皮肤变黑,而脖子部位的累痕,却触目惊心的一片淤青。

  “我艹!”

  柳效忠看见大旺的惨状,暗骂一声之后,撒腿就跑进了赖宝芸所在的楼道内。

  十分钟后。

  柳效忠重新下楼,趁着天色尚且朦胧一片,把大旺的尸体搬进了后备箱,驱车离开小区之后,拨通了古保民的电话号码。

  “喂?”在睡梦中被铃声吵醒的古保民睁开眼睛,嗓音沙哑的接通了电话。

  “大哥,我这边出事了。”柳效忠手掌有些颤抖的握着方向盘,直言开口。

  “你别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古保民听见柳效忠低沉的回应,拿起床头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赖宝芸母女不见了,我留在楼下保护他们的人,也死了。”

  “你说什么?”古保民听说赖宝芸再次消失,心里咯噔一下:“谁干的?会不会是赖大泽?”

  “不可能,赖大泽没有这个本事。”柳效忠微微摇头,做了个深呼吸:“大哥,杭毅龙跟郝麻子死的那天,大旺跟我一起在监控下面露过脸,所以他的死,我没办法经官,我现在先去处理他的尸体,同时我还需要你帮我联系一个人。”

  “你说。”古保民点头回应。

  “当初咱们刚干民渔协会的时候,为了定位那些不配合的船老大,曾经联系过一个私家侦探,我需要你帮我找到他,而且越快越好。”柳效忠停顿了一下:“我如果想找到赖宝芸,需要他帮忙!”

  “可以,我尽快让他给你回电话!”

  “那就先这样吧。”柳效忠看着前方道路的探头,打着转向将车拐进了一条辅路,又伸手撂下了遮阳板:“大哥,你放心,我肯定会把赖宝芸给你找回来!”

  “注意安全。”古保民停顿片刻,轻轻嘱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