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九十九章 就是这个地方

作品:长宁帝军|作者:知白|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9-03 00:15:08|下载:长宁帝军TXT下载
  方圆近千里之内只有三处草场可以放牧,也只有这三处有后阙国的马群,一处是粮仓一处是大丞相乌尔敦封地,还有一处就是亲王努叱的封地,安息人以为沈冷会带着他的轻骑兵来袭击努叱封地,可是沈冷并没有来,等了几天几夜之后安息人确定他们又一次被耍了,安息大将军格辛格暴怒,但还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将精力都浪费在几千骑兵身上并不划算,现在最重要的击败宁军在后阙国内的主力,只要把庚字营和戊字营再灭掉,那几千骑兵又能怎么样?

  所以格辛格带着他的一万精骑离开了努叱的封地,回归安息大营。

  安息行军参事多碟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大将军格辛格的脸色,他知道这次宁人真的把大将军激怒了,来之前,陛下说宁军善战不可轻敌,格辛格带着七分小心而来,围攻大宁辛字卫战兵一战,他调集了几乎十倍于宁军的兵力,那一战将宁军辛字卫击败,杀宁军两万余,可是那一战哪怕面对近十倍于己的敌人,宁军依然凶悍的做到了伤亡一比二。

  战死的两万多大宁战兵,拉着两万多西域人和两万安息人一块迈进阴曹地府。

  本已经带着七分小心,这一战之后格辛格对大宁军队的认识又深了一个层次,他知道自己的小心还不够,自己对敌人的重视还不够。

  可是一战打没了宁军一卫战兵也给了格辛格底气,宁军在后阙国内一共只有三卫战兵,打没了一卫,逼退了另外两卫,以至于宁军现在缺粮少药,这种局面下,如果他再打不赢陛下伽洛克略不会饶了他。

  多碟试探着问了一句“大将军,刚刚在努叱封地的时候属下见大将军在气头上没敢多说什么,可是属下总觉得把兵力分出去不太妥当,宁军那只不过几千人的轻骑兵往来迅速,不好捕捉,可却将我们的兵力牵扯进来数万人了,以至于堵住宁军归路的合围防线都变得薄弱了些,属下怀疑宁军就是如此打算的,他们要把我大军拉扯开,唯有如此他们才能突出重围。”

  “突出重围?”

  格辛格冷哼了一声“就算我再调给格尼恶塔两万人宁军也出不去,况且兵马还没有调动,后阙大丞相乌尔敦这次会被宁人彻底激怒,他的族人被宁军杀戮殆尽,如果乌尔敦不报仇的话才不正常,后阙王把忠于他的军队都带去了西甲城,而后阙国内现在的军队都是忠于乌尔敦的,他之前并没有全力以赴,他一直都在保存实力,看戏一样看着我们和宁人交战,这次宁人灭了他的族人恰好帮了我们一把,乌尔敦会调集所有力量去追击那支宁军。”

  他看了多碟一眼“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防线被宁军拉扯开后,宁庚字营和戊字营会趁机杀出去。”

  格辛格道“可是你不要忘了,那是几万步兵根本走不快。”

  多碟点了点头“属下只是担心,总觉得没必要和几千轻骑较劲。”

  “所以我回来了。”

  格辛格道“回去之后,调集大军猛攻戊字营,戊字营受创比庚字营重,让西域人打头阵。”

  多碟垂首“属下回去就召集人来制定方略。”

  “不需要什么方略了。”

  格辛格道“我曾想以土城那支残兵做诱饵,吸引庚字营和戊字营前来救援,这样一战就能将宁军剿灭,可那些该死的宁人死都不愿意去求援,拖了这么久,也该做个了结了,既然不能以诱敌之计胜之,那索性就直接进攻逼着宁人决战。”

  他的话音刚落,从背后有几匹战马飞驰而来,为首的是一名校尉。

  “报!”

  安息校尉纵马而来,跳下战马后单膝跪倒“大将军!宁军轻骑突然出现在努叱封地外边,格尼恶塔将军的骑兵也已经离开了努叱的封地,宁军出现的很突然,努叱亲王请求大将军返回。”

  “还敢来?”

  格辛格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怒火在眼中蔓延。

  “这个宁人领兵的将军到底是谁?他是算计好了我带着大军在努叱的封地等他几天后会失去耐心,所以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到,可惜”

  格辛格一摆手“大军调转,回去!”

  他拨马转身“他算计的出了问题,我们还没有走远呢。”

  此时格辛格的一万骑兵离开亲王努叱的封地还不足六十里,这个距离,轻骑兵杀回去根本用不了多久。

  一万名最精锐的安息国轻骑兵保护着大将军格辛格掉头杀了回去,等格辛格带着队伍回到亲王努叱封地的时候却不见宁军,也不见努叱的军队,更不见格尼恶塔的骑兵。

  “宁军前来偷袭营地,亲王殿下率军迎击,宁军见此处已有防备随即撤走,格尼恶塔将军的队伍已经兜了过去,应该能把那支宁军骑兵堵住。”

  “什么方向?”

  格辛格立刻问了一句。

  “那边!”

  留下的人指了指东北方向。

  格辛格回大营走的是东南方向,可也不过才出去六十几里而已,也就是说他的队伍和宁人的那支轻骑兵几乎是擦肩而过,宁人从东北方向来,他往东南方向去,两支队伍最近的时候也许根本没多远。

  “追过去。”

  格辛格一声令下。

  骑兵再次出发,往东北方向急追。

  两个时辰之后,格辛格的队伍在前边不远处发现激战过的痕迹,地上倒着数百名后阙国的士兵,显然是亲王努叱的那支军队,可是在地上的死尸之中却没有发现一具宁军的尸体。

  “居然还在这里打了一个反击。”

  格辛格不得不佩服那个宁军领兵将军的能力,亲王努叱的军队一直在后边紧追不舍,宁人居然还敢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这个人的胆子真是大的无法无天。

  “有格尼恶塔他们的消息吗?”

  “还没有联络上,尚且不知格尼恶塔将军的军队在什么地方。”

  格辛格一摆手“继续追。”

  队伍朝着东北方向一直追出去,他们并没有察觉到,追着追着就已经不再是朝东北方向,而是正东,宁军逃离的路线并非直的是带着些弧线。

  又追了将近一个时辰,再次看到激战过的痕迹,地上有不少尸体,其中已经有宁军士兵的尸体,可见努叱的军队这次是真的把宁军撵上了。

  “下令大军加速!”

  格辛格再次下令,此时此刻,他的队伍已经追了三个时辰,人困马乏,要不是一人双骑的话,战马早就受不了,从清晨到日暮,沿途发现四五处宁军与后阙人激战的痕迹。

  “停!”

  格辛格忽然反应过来,他看了看前边不远处,又出现了一片战场,这次死伤的人数并不多,基本上都是后阙人。

  “宁军想干嘛?”

  格辛格看向多碟“他们明知道自己兵力不足,明知道格尼恶塔的两万骑兵就在不远处追着,却一次一次停下来和后阙人厮杀难道他们不是被追着跑,而是引着努叱在追。”

  格辛格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派人回去看看,回努叱的营地看看。”

  多碟立刻应了一声,吩咐人安排斥候回去看看情况。

  “不能在追了,宁军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格辛格停下来“这是什么地方?”

  追到现在谁都有些迷茫,他们已经不知道离开努叱的封地多远,也不知道这里距离大营还多远,印象之中一直都是在东北方向追,因为大宁战兵撤离的时候路线是沈冷精心设计好的,弧度并不明显,不只是撤走的速度沈冷计算在内,随着阳光的转移,配合他预定好的路线,宁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带着追兵改变了方向,不再是往东北,而是往东南。

  沈冷挑选士兵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一次诱敌九死一生,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将能为辛字卫战兵莫将军和两万多名战死的兄弟们报仇,如果失败了,沈冷和这三百多名骑兵将会葬身沙海。

  “大将军。”

  多碟往四周看了看“不如下令大军安营,明天一早分派斥候探路。”

  “也好。”

  格辛格从战马上下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现在就分派斥候出去打探情况,这里到底是哪儿?依稀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咱们走过似的,可是这该死的沙漠看起来都差不多”

  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腰疼的要命,索性躺在沙丘坡上“天黑了,分派人四周戒备。”

  格辛格躺了大概不到一个时辰,派出去的斥候在夜幕之中归来。

  “大将军,前方发现宁军踪迹,应该是被后阙国的军队打散的一支,只有数百人,在前边五六里外出现。”

  “几百人?”

  格辛格猛的坐起来“那就追上去灭了他们。”

  他的亲兵将战马拉过来,格辛格翻身上马,看了看月亮,今夜月色正明,是杀人的好天气。

  安息人的骑兵再次上路,追了大概七八里之后格辛格脸色忽然变了变,他依稀看到前边有一大片黑影,不知道是什么,可是看着很眼熟。

  “大将军。”

  行军参事多碟放下千里眼,脸色有些惊讶“前边那座土城,是咱们围困宁军残兵的那座土城。”

  格辛格心里忽然紧了一下。

  十天前。

  沈冷在这座土城里指着地图一个地方对姚远说“十天之内,两卫战兵必须赶到此处,如果十天之内他们赶不到,我要砍人头。”

  当时姚远极为诧异,因为沈冷手指的地方,就是他们所在的地方。

  十天,转了很多个圈子,杀了几进几出。

  现在,回来了。